【战疫最前线】保卫武汉的“普通人”:“这个国家需要有人挺身而出”

疫情来袭,许许多多的白衣战士不舍昼夜,奋战在一线。而除了这些最美“逆行”医护人员,还有很多在非常时期仍然坚守岗位、默默付出的人。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当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合作有关情况。

“当时就有些不舒服,突然发现躺在地上的时候,我的背部伸直了,比较舒服,但是居民电话不停,所以我就只能躺在地上打电话。”

自己腰不好,又没办法照顾家人,起初妻子并不赞成他到社区工作,但母亲的一句话坚定了他的想法:“这个国家需要有人挺身而出。” 于是黄恒毅然来到一线。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在武汉,有很多像黄恒一样战斗在社区一线的工作者,他们帮居民订购蔬菜药品,摸排发热人员,帮忙转送疑似病例,有时忙得过了饭点,有时甚至还要忙到深夜。

这15名环卫工人每天也和医护人员们一样,要先进行严格的自我防护,然后把医院里里外外打扫干净。

尽管担心儿子安全,这一次李晨阳的父母,还是支持儿子冲到抗疫的最前线。“他们就觉得这是挺光荣的一件事情,还在村里跟别人说,儿子上一线了。” 李晨阳的父母还叮嘱他:“既然来了,就好好搞。”

他们舍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冒着被感染的风险,甚至带病坚持工作,主动投入战“疫”一线。就是这些平凡的人,用他们不平凡的力量坚守岗位,守护万家灯火;就是这些普通的身影,用他们微弱的光芒,驱散阴霾。

三是支持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疾控中心等中国的公卫、医疗单位派出专家组,与相关国家技术机构开展合作交流,沟通疫情信息和防控经验,并开展各种形式的专业技术培训。(完)

为社区筑起第一道防线

家住武汉蔡甸的陈昆说服未婚妻,上了前线。“这里毕竟是我的家乡,从小在这里长大,第一时间想过来,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从消防救援站出发,到火神山医院门口的距离是396米。在这里,消防员必须穿戴防化服出动,短短30秒的救火距离需要花上3分钟。现在消防救援站的8名队员每天不断熟悉火神山医院及附近区域的地形,站长周晋杰还专门组建了一个家属微信群。

他表示,中国正在推进向有急需的国家提供必要援助,包括韩国、伊拉克、柬埔寨、缅甸、斯里兰卡等国家。同时也在考虑响应向世卫组织捐款的呼吁,并将适时公布。

二是继续通过视频会、电话会等多种形式,支持防控和临床等中外专家交流,分享相关防控和诊疗技术。近期已在武汉专门举行了英文的中国专家记者会。

在回答韩国记者关于两国在疫情防控方面的合作时,马朝旭说,中方愿意向韩方提供一切必要的援助,全力支持韩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实际上中国的一些地方和企业已经或正在准备向韩方特别是向大邱市、庆尚北道这些疫情严重的地区提供援助。中方建议同韩方探讨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包括加强卫生、检疫、海关、移民等各个对口单位之间现有的信息沟通交流,在这个综合性平台上就双方的疫情防控及时交换意见、交流信息。

在武汉抗疫的前沿火神山医院,自武汉消防救援支队奉命筹建火神山消防救援站开始,请战声如潮。

马朝旭还指出,希望世卫组织能够进一步促进国际合作,特别是要向一些防护能力薄弱的发展中国家包括非洲国家,能够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援助。在这方面,中国不会缺席,中国会尽最大努力加强同世卫组织的合作。

进入病区工作,清洗厕所、收拾病人的呕吐物都是他们的工作,还要收集大量的医疗垃圾。15名环卫工作者每天下班后,自己开车返回集中住宿地点进行隔离,早晨再回到医院工作。他们不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长时间,但他们说:“即便万一我们倒下,还会有其他的环卫工人顶上。”

黄恒每天忙着社区的工作,没有时间照顾自己和家人。他将自己的母亲安顿好,又将妻儿送到了岳父岳母那。过去十天里,他和两岁七个月大的儿子没有见过一次面,哪怕他工作的社区离儿子住的地方只有一站路。

8名消防员在关键时期临危受命,组成消防突击队,肩负起保障医院灭火救援的重任。他们中年龄最大的41岁,年龄最小的22岁,其中7名是共产党员。1月31日下午,这支队伍入驻火神山后,迅速整理营地、调试装备器材,和时间赛跑。正常的消防站建设至少得花十天半个月时间,而这次只用了48小时,2月3日,火神山消防救援站与火神山医院同步投入使用。

面对疫情,奋战在一线的社区工作者心中也不是没有过担心,但为了居民,他们选择直面恐惧。武汉市新洲区汽渡社区网格员夏兰兰说:“怕是肯定会怕的,但是我们不会把怕表现出来,因为我们表现出来就肯定会影响到患者,影响到居民的心态。”

安亚菲说:“作为一名党员,作为退伍军人,我觉得应该站出来。”

周晋杰说:“我的信心一直都是很坚定的,因为我觉得,没有国家哪里来的小家,一家不圆万家圆,而且我们一定会坚守到火神山医院最后一个病人出院为止。”(文/陈思源)

有15名环卫工人是武汉市环卫部门大年三十那天专门选派出来,支援收治大量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定点医院的保洁工作的,记者见到他们时,他们已经在汉口医院的病房里工作了数天。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在很多岗位上都有默默奉献的普通职工,用责任与担当筑起守护大众平安的坚强防线。自疫情暴发以来,武汉市的街上能见到的最多的人恐怕就是身穿制服的环卫工人。每天除了常规的保洁外,还会对各种公共设施、小街小巷进行防疫和消杀处理。

黄恒穿着全套防护服,躺在地板上,双手轮换着接打电话。黄恒是武汉市洪山区珞南街洪珞社区的临时负责人,由于原有的社区工作人员中有人感染,所有工作人员被全部隔离,社区工作近乎瘫痪,在街道党政办工作的黄恒,得知情况后主动请缨,走到了社区防疫的第一线。

黄恒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这段时间只要一跑动起来,后腰就钻心地疼。医生说可能有脊柱压迫神经、心脏供血不足的情况。

安亚菲是武汉岸八清环卫有限公司副经理,也是一名退伍军人,今年36岁的他平常喜欢踢足球,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信心。1月24日他接到单位的通知,需要选派人手进入定点医院做保洁工作,他和另外14名员工主动报名参加。

居民的一句感谢,对于身心俱疲的黄恒来说,就是最大的鼓励,也给了他继续工作的力量。

马朝旭说,向中国提出援助请求的国家,期待的援助事项主要集中在病毒检测试剂盒,诊疗药品,防护服、口罩、测温仪等物资,以及抗疫和诊疗经验。中国已经向一些国家提供了检测试剂盒等物资,通过红会、民间渠道、企业和地方也分别向外方捐赠了一些抗疫物资,同时还向伊朗派出了医疗专家组成的志愿团队。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介绍,中国已经与世界卫生组织、欧盟、非盟、加共体、东盟等组织和有关国家在技术层面建立了密切的沟通机制,今后还将从以下三方面同国际社会加大开展技术合作交流的力度:

一是继续向国际和地区组织、相关国家及时提供中国疫情防控和诊疗技术指南的更新版,防控方案现在已经到了第五版,诊疗方案到了第七版,中国也将不断更新并与全球分享。

但这样的特殊时期,黄恒没有办法休息,他要安排居民生活,安抚居民情绪,每天他要打接近300个电话,给各种各样的社区居民耐心做工作,甚至要面对一些突发事件。